环球科技热线

您好,欢迎访问环球科技热线,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博汇科技IPO:营收净利双降 外购成品作为核心产品销售?

2020-04-29 20:11分类:通信行业 阅读:

 

作者/凌夏

近日北京市博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汇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市委会议通过。据悉,2017年在新三板成功挂牌上市,但仅仅一年后就终止了挂牌。2019年6月,博汇科技向创业板提交了IPO申请文件,但没过多久,博汇科技同样放弃了登陆创业板的尝试。

2019年11月,博汇科技的科创板IPO申请被受理。博汇科技本次拟募集资金3.66亿元,其中2.67亿元用于产品升级与研发测试展示能力提升项目(全媒体业务监测管理产品升级建设项目、多媒体显示调度及资源管理系统产业化项目、研发测试展示中心建设项目)、3862.40万元用于市场营销与服务网络建设项目、6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据悉,博汇科技是一家视听大数据监测供应商,为广电、政府监管部门提供视听业务运维、媒体内容安全、视听数据管理服务。从经营状况看,近年来博汇科技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波动较大,2019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甚至均出现负增长。占博汇科技营业收入一半以上的“视听业务运维平台”业务,2018年毛利率较2017年减少9.07个百分点。业绩下滑的原因何在?

应收账款高企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2016年至2019年,博汇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50亿元、1.96亿元、2.84亿元、2.7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136.04万元、3068.23万元、5498.55万元、5091.02万元。虽然2016年至2018年营收有所增长,但2019年的收入和净利润都出现了下滑。

此外,博汇科技依法享有企业所得税税收优惠的金额分别为164.91万元、364.55万元、442.59万元和305.28万元,公司依法享有增值税即征即退的金额分别为1149.29万元、1411.05万元、1300.98万元、878.33万元,税收优惠金额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5.59%、49.73%、28.52%、21.38%,占比最高的2016年及2017年均处于50%左右。

对于税收优惠占利润总额比例较大的情况,博汇科技表示,如果未来国家或地方对软件企业的增值税税收优惠政策进行调整以及未来国家或地方对高新技术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进行调整或在税收优惠期满后公司未能继续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将会对公司的利润水平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此外,从公司的应收账款看,存在着更多的问题。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大,应收账款也在不断增加。根据披露,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6月底,博汇科技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3951.7万元、6390.02万元、8227.93万元、1.04亿元。相对2016年,公司应收账款的规模增长了约1.6倍。

对此,公司表示,客户主要以政府、事业单位和大型国有企业为主,资信状况良好,应收账款较少发生坏账,应收账款总体状况良好。不过,笔者通过企查查查询得知,博汇科技依然存在无法收回应收账款的情况。

与此同时,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北京市博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福建省三奥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博汇科技与三奥公司于2014年1月17日签订了《购销合同》,约定三奥公司向博汇科技购买系列产品,总金额为104.55万元。

然而,三奥公司仅于2014年11月28日向博汇公司支付了10万元货款,其余应当履行的货款义务均未履行。即使法院判决三奥公司需向博汇科技支付剩余货款,博汇科技却仍没有如愿收回应收账款。截止2019年12月31日,博汇科技仍对三奥公司的77.37万元应收账款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原因是“该公司目前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营收净利急速下滑

博汇科技是一家专注于视听大数据领域的信息技术企业,主要通过对视听数据智能化、自动化、可视化的监测和分析,综合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帮助政府客户确保媒体内容安全,帮助行业客户提高音视频业务的运行、维护效率和降低成本。

博汇科技需向上游行业采购芯片、PCB、服务器、存储设备等硬件进行系统安装、施工等,然后为下游客户如IPTV/OTT运营商、各级广电网络公司、新媒体播控平台、电台和电视台等播出机构以及广电局、公安局、网信办、人防办公室、气象局、教育机构等提供视听管理服务。

当前,随着互联网在媒体传播领域的迅速发展,传统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普遍面临增长受限、增速趋缓的经营压力。据《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发展公报》,截至2018年12月,中国有线电视用户总量2.23亿户,年度净减少2140万户,同比降幅达8.7%。

而传统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是博汇科技的目标客户群体之一,该部分客户面临的经营压力也对博汇科技的业务收入造成一定负面影响。据招股书显示,2016—2019年,博汇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5亿元、1.96亿元、2.84亿元、2.7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21亿元、0.31亿元、0.55亿元、0.51亿元。而2019年,博汇科技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3%和7%。

博汇科技主营业务收入由视听业务运维平台、媒体内容安全、信息化视听数据管理三部分构成。其中,占博汇科技各期收入比例50%以上的“视听业务运维平台”业务,营业收入由2018年的17108万元降至2019年的14872万元,降幅达13%。

事实上,近几年,博汇科技的视听业务运维平台较为依赖中央广播电视节目无线数字化覆盖工程项目。该项目是政府阶段性投入的一项利民工程,投入的重点方向是5G、4K/8K超高清视频以及智慧广电等领域的相关建设。

2017—2019年,博汇科技来自该项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989万元、8908万元和2078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5.63%、31.53%和7.58%。可见,随着中央广播电视节目无线数字化工程项目陆续完工,博汇科技来自视听业务运维平台的收入也大幅降低。

存在将外购成品作为核心产品销售嫌疑

2017—2019年,博汇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1.82%、55.25%和56.57%,2018年毛利率较2017年减少6.57个百分点。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2017年和2018年,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61.22%和59.89%,毛利率变动仅1.33个百分点,可见,博汇科技的毛利率水平出现大幅波动。

从业务结构看,博汇科技各业务毛利率均有所变动。其中,占博汇科技各期收入比例50%以上的“视听业务运维平台”业务,2018年毛利率较2017年减少9.07个百分点,变化幅度较大。

针对“听业务运维平台”业务毛利率的大幅下滑,博汇科技在招股书中称,主要由于产品构成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首先,中央广播电视节目无线数字化覆盖工程项目,需要采购外部设备产品较多,因此导致主营业务成本相对较高;其次,博汇科技将涉及省、市、县、村等位置偏僻的施工、安装、维修等服务进行了外包;最后,由于下游客户主要采取招投标的模式,议价空间相对有限,影响了整体毛利率水平。

也就是说,对于“视听业务运维平台”业务,博汇科技增加了对第三方成品采购,另外将施工、安装、维修等服务进行外包,再加上该公司对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较弱,最终导致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

不过,博汇科技拥有自主研发的各类软件产品和核心硬件产品,其中,软件产品包括服务器端软件、手机端APP和烧录于硬件之内的嵌入式软件;硬件产品包括各类嵌入式板卡和设备。而事实上,在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时,博汇科技仍需向第三方采购部分成品进行完善配套,主要包括交换机、显示设备(显示器、电视屏)、机柜、操作台以及其他配套第三方软件产品等。

近年来,博汇科技销售第三方成品的收入占比逐渐增加。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博汇科技销售第三方产品收入分别为3414.22万元、5608.4万元和6168.64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7.57%、19.86%和22.5%,销售金额和销售占比均不断增加。外购成品虽不需进行加工即可投入使用,但毛利率却相对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2017—2019年,博汇科技外购成本中的“外购成品采购额”分别为8213.56万元、6235.02万元、9286.5万元,与销售第三方产品收入的差额分别为4799.34万元、626.62万元和3117.86万元,可能存在将外购成品加工后作为核心产品销售的情况。

针对外购成本中的“外购成品采购额”持续高于博汇科技当年销售第三方产品收入的原因,笔者翻阅招股书并未发现,博汇科技对此问题并未给出解释。

与数码科技关系存疑

截至2020年3月25日,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孙传明、郭忠武。孙传明持有公司23.47%股权,郭忠武直接持有公司8.70%股权,并通过博聚睿智控制公司7.63%股权,孙传明、郭忠武合计控制公司39.80%股权,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笔者翻阅招股书发现,博汇科技的独立性也存在一定问题。数码科技曾是博汇科技的大股东,此后平价转让股份给公司现实际控制人孙传明,成为二股东。不过,从历次股权变成过程中,孙传明与数码科技的关系不止于此,孙传明曾是数码科技实际控制人妻姐的合作伙伴,还曾间接持有数码科技较大份额的股份。

此外,通过企查查查询得知,公司多位高管也有数码科技的背景。由于博汇科技此前在新三板挂牌,公司的股权转让过程有比较详细描述。博汇科技成立于1993年,总部位于北京海淀区,于2013年博汇科技设立股份公司时,数码科技持有800万股,以20%的持股比例位居公司第二大股东。

2014年,博汇科技召开第三次股东大会,郑金福、郭忠武等8名自然人将其持有的公司合计31%的股份以5270万元对价转让给数码科技。本次股权转让的交易日为2015年1月5日,各方商定的价格为4.25元/股,以此计算,博汇科技当时的估值约为1.7亿元。此时,数码科技成为了公司第一大股东。

到了2016年5月,数码科技又分两次,分别将其持有的800万股、200万股博汇科技股份转让给了孙传明。孙传明由此持有1000万股,以25%的持股比例成为博汇科技第一大股东。当时双方约定的股权转让作价为4.3325元/股,确定的企业估值为1.73亿元。相较数码科技收购博汇科技股权的价格,孙传明的受让价格溢价率不到2%,而当时博汇科技经评估的净资产为1.73亿元。

2016年5月初,数码科技对此进行过披露,说明了孙传明非关联自然人的身份。但是追溯到数码科技2010年时的招股书,张怀雨是数码科技董事和发行人自然人股东。而李枚芳是张怀雨的妻子,且是数码科技实际控制人郑海涛妻子李易南的姐姐。孙传明张怀雨曾经是合作伙伴。

据了解,2001年,孙传明投资高斯泰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斯泰克),而据数码科技招股书披露,2006年5月11日至2007年12月23日,李枚芳持有高斯泰克52%的股权,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孙传明在这段期间持有高斯泰克40%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2007年12月24日,李枚芳将其持有的高斯泰克股权全部转出。李枚芳与孙传明此前一直是合作伙伴关华夏智能网系。不仅如此,高斯泰克参股的马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还曾是数码科技前十大股东之一,截至2019年6月30日,持有数码科技656.60万股。

除了如此复杂股权的关系,还有多个有数码科技背景的人员出任博汇科技的高管。根据披露,博汇科技的董事张刚现任数码科技副总经理、博汇科技财务总监李余杰曾任数码科技财务主管、博汇科技副总经理张永伟曾任数码科技营销事业部总经理。

而从双方的业务角度来看,博汇科技作为中游的视听信息技术解决方案供应商,通过采购芯片、网络安全设备、存储器、pcb(印制电路板)、服务器、机箱、阻容等器件的方式集成数据采集硬件与相应的软件系统。而数码科技方面,其核心业务是视频技术服务,公司的业务按照行业划分主要涉及广播电视信息行业、金融行业、电信行业、特种需求定制及其它行业,其中以广播电视信息为主。

从两家公司的具体业务方面来看,两者行业相关度较高。

此外,作为博汇科技的第二大股东是创业板上市公司数码科技(300079.SZ)。由于业务合作的关系,数码科技也一直是博汇科技的重要客户。实际上,数码科技是博汇科技的重要关联方,除股东关系之外,还有多个有数码科技背景的人员是博汇科技的高管。

据招股书显示,在报告期内,博汇科技与数码科技发生多起关联交易,但对比两家公司的招股书和年报可以发现,两家公司披露的关联交易金额无法一一对应,且差额不小。因为数码科技2019年年报还未公告,因此我们2019年选取的是博汇科技的申报稿及数码科技的2019年半年报。

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博汇科技对数码科技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1287.53万元、799.36万元、1184.17万元、358.76万元。而数码科技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的定期报告中2016年~2019年上半年,数码科技对博汇科技的关联交华夏智能网易金额分别为876.2万元、891.3万元、1062.4万元、164.9万元。两家公司的关联交易金额全都对不上,这令人着实费解。

博汇科技此前还在新三板挂牌,而我们查询到的博汇科技2015年的净利润数据也和数码科技披露的也存在差异。根据数码科技关于转让控股子公司部分股权的公告,博汇科技2015年的净利润为658.1万元。但在博汇科技当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公司2015年的净利润则为1180.23万元,差距也很明显。

(编辑:房雅楠)

关键字:


文章来源:http://stock.caijing.com.cn/20200429/4661240.shtml

郑重声明:喝茶属于保健食品,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宝盈基金张仲维:用产业思维做科技股投资

下一篇:神尔科技总经理蒋海辞职 吴金林接任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环球科技热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