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钰华:律师志愿者的逆行记

2022年8月31日,疫情发生以来,在得知社区与办事处库管物资处紧缺志愿者,她作为一名党员律师,在党和人们需要她时,她毫不犹豫站出,投身到最需要的地方。9月4日向居住地的军区四干休所的营区提交申请,请战到抗疫一线,获批准后,奔向属地社区组织报道,而她就是——黄钰华。

黄钰华,女,本科,中共党员,贵州大方县人。2005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现就职于贵州黔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专职律师。

凌晨4点,天空飘起鱼肚白太阳即将探出头,黄钰华习惯了被社区书记在群里的集结号吹响的号角声惊醒,一轱辘爬起,来不及洗脸,往251战地上跑。“集合了,集合了”,社区书记紧急地安排今天的工作,大家精准地穿上战服,投身到抗战一线中去了。

律师本来是穿上律师袍行走在法治路上。今天,黄钰华律师脱下律师袍,穿上防疫服,白天,她化身“大白”、“小蓝”,活跃地穿梭子核酸检测、上门送抗原检测试剂、卡点值勤、物资分发等工作中。晚上,她坐守在卡点值勤,穿梭在逐一上门发放蔬菜物资。每次政府发放保供物资,黄钰华都会主动让给最需要的住户。得知有些住户没有生活物资,她听说有一家店有洋芋卖,就过去敲店面,许久,店老板开门,黄钰华问:“听说你家有洋芋卖,我买点”,当店老板将洋芋拿出来,不到20个洋芋。黄钰华说:“就这些?我全部买了”。到了小区,见人即发,一人一个。

投身疫情抗战的第一天,水口社区居住环境复杂,有高楼、低矮的居民楼;有租客、本地居民。黄钰华律师本是农民,生活在一个解决本村村干部的家庭中,见惯叔叔对村里的协调处理工作就井井有条。对“大白”、“小蓝”的经验不熟悉的情况下,提出与另一个志愿者对水口社区的辖区摸底排查,看见散居住户就问,你知道疫情防范的事不?宣传如何防范疫情,如何保护自己。对已经排查的176户散户居民建立一个群,便于后面疫情防控的管理。对70多岁以上行动不便、卧病在床的三名老人和一名精神有问题的妇女,协调社区与医生上门去做核酸。排查出九名黄码人员没有报备,协助其到社区报备,排查出有一名从花果园过来的居民,协助其先打12345报备,随到社区报备。

第二天,烈日当空,她早早赶到战场---水口寺大桥下,协助社区领导一起静态管理维持出行秩序!静态管理突然,社区来不及备水,6个执勤卡点没有水喝。街面商店全部关闭,在这种情形下,她便从家里拿出平时备用在家里的矿泉水6提共计72瓶捐给社区用在6个执勤卡点上的同志们喝。

太阳刚刚探出头,她化身“大白”或“小蓝”在居民楼里逐家逐户上门发放抗原检测试剂及教居民如何使用。有独居的老人就给他们做!

凌晨,日月同辉,穿梭在人群中的“大白或小蓝”,不停地用喇叭喊,提醒做核酸的居民注意戴好口罩,留意一米间隔距离,绿码排队,黄码不排队,维持区域核酸检测秩序。后面来做核酸的居民对她说:“对你很不满意”,侃侃而谈“你的声音,都把我的耳朵都生出茧子了”。还说,“在你说的每一句话之前加上一个“请”字行吗?你们是服务的对象,这么没有礼貌”。她却微笑着说:“好的,你的意见我记住了,谢谢您的提醒。”。

日晕当头,在251卡点的居民不好劝导,通过协调领导将她调到该卡点上普法值守。通过与居民沟通,唠嗑唠嗑,了解他们的诉求。她渐渐地变成他们的“送水工”、“邮递员”、“取件人”,慢慢地这些居民很听她的建议。稽查到卡点来查时,从当初的“人多聚集”到“无人出现”;从原来的三人变成她一人值守。

夜晚,月明星稀,南明区水口寺大桥下早市批发菜场路口的那一棵小树。她有时静静地站着,有时随着人群的走动而移动着。游说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她通过普法,讲解《治安管理处罚法》、《传染病防治法》、《刑法》的规定,将南明区水口寺大桥下早市的人群暂时疏通,通行的居民渐渐变少。值勤守住卡点的志愿者,由原来的三人变为一个人值勤守卡。

在抗战第十天,对她来说,是件闹心的事。清晨起来,脚莫名站立不起不得不请假,暂时休整。静下心来想一想,才后知后觉,一个长期穿高跟鞋的人,在这次抗战中要穿“大白、小蓝”,她不得不穿平底鞋与大家一直走在大街小巷,上下居民的步梯楼,在平地行走中将原本高高垫的肌腱被向下平移的拉力而受伤。

肌腱拉伤,是一个长时间的康复。但是她不怕疼,坚持下午到执勤卡点换其他的志愿者休息或到办事处库管处协助配发疫情物资。

在逆行中,她说:“我作为一名党员律师,我是党的儿女,哪儿需要我,我就往哪。”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kjagggz.cn/archives/2325
来源:环球科技热点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